123作文網,小學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題材大全!

轉變

編輯:123作文網 | 來源:鬼故事

“這兒的環境挺好的,出入也方便,別看是二手房,但還是蠻新的。要不是房東突然移民國外,急于出手,也不舍得這么便宜就賣的。”中介人打開窗戶,清新的空氣立刻就撲面迎來。

高雅拉興致很高,在房子里跑來跑去:“Oppa,這里真的很好??!我們就定這里,好不好?”

“oma,我喜歡這個小花園,我可以在這里養金魚嗎?”多彬蹲在花園里,看著地上的小白花。

“當然可以啊。”雅拉蹲在她旁邊:“我們在這里養好多好多的小金魚,好嗎?”

始源看著她們母女倆好像都很滿意的樣子,不由嘴角帶著笑意:“那好吧,我們這個房子要了。手續什么時候能辦好?”

始源和中介人一起走到臥室里,“很快的,大約一個星期,就可以完全辦好了。”

臥室的窗簾拉著,光線不足,窗簾后似乎有暗紅的東西。始源看著屋內的擺設,并沒有注意到什么。

“那好。”始源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明天我會去付定金的,希望能快點給我辦好。”

“當然,放心吧,崔先生。”兩人走出屋外。

“您真是幸福??!那么漂亮的太太,還有那么可愛的女兒。”

“謝謝。”始源在合同上簽上自己的名字,抬頭望著花園里的兩個人:“她們都是我的天使。”

“我還想養只小狗,可以嗎?”多彬的大眼睛,黑色的卷發,像個洋娃娃似的看著雅拉。

“當然可以啊,我們養只白色的小狗,然后給它在花園里搭一個狗狗屋,好嗎?”雅拉扎著麻花辮,碎花的裙子鋪在地上,像盛開的花朵。

多彬咯咯的笑著,笑聲似銀鈴般:“oma不能養金色的嗎?為什么一定要養白色的???”

“多彬喜歡金色的嗎?oma覺得白色的更漂亮啊。不過多彬喜歡金色的話,我們就養金色的吧。”她摸摸女兒的頭,把她抱到腿上:“我們多彬啊,像個白色的小天使,所以oma喜歡白色的啊。”

“oma才像天使呢,老師說天使的眼睛都是像琥珀一樣漂亮的顏色。”多彬摟著雅拉,在她臉上親了一下:“就像oma的一樣。”

始源過來抱起多彬:“我們多彬是aba和oma的小天使。”

“aba是多彬和oma的守護天使。”多彬勾著他的脖子,在他臉上響亮的親了一下。

一周后。

始源和妻女搬進了新房。他自己親自在院子里砌起了一個小池塘,在里面養了各式各樣的小金魚,還在院子里搭了個白色的小木屋,作為他們家第四個成員的小窩。

“oma,你說小狗叫什么名字好呢?”多彬在院子里的秋千上蕩著秋千。

“叫拉拉,怎么樣?”始源開玩笑道。

“叫球球吧??此鼒A圓的,多可愛??!”雅拉瞪了始源一眼。

“好啊,球球,快過來!”多彬跳下秋千,跑到狗窩前,球球搖動胖乎乎的身體,朝多彬跑了過來。多彬蹲下,撫摸著它金色的毛發。

“oppa,我明天要考試,晚飯我晚些回來做啊。”雅拉還是大學四年級的學生,所以除了照顧丈夫和女兒外,還要到校上課。

“沒事的,你認真學習好了。不行的話,我帶多彬出去吃好了。”

“沒關系的,我考完試回來再做,來得及的。等我放了暑假,就有好多時間在家里陪多彬玩啦。”雅拉抱著多彬親了一口。

“好吧。我們進去吧,天都暗了。”始源點點頭,摟著雅拉的肩膀。

大概和小狗玩得太累,多彬早早的就睡著了。雅拉替女兒蓋上被子,回了臥室。她把綁著的麻花辮放了下來,顯得成熟了不少。

“最近是不是很辛苦???”始源從后面扶住她的肩膀。

“還好啊。不過,oma不肯跟到首爾來,自己帶多彬,時間上有點緊張。”雅拉穿了條可愛的兔乖乖睡裙。雖然已經是六歲孩子的oma了,但自己還是個孩子呢。

“要不,我們請個保姆吧?你這樣又要上課又要帶孩子的,很辛苦的。”始源有些心疼她。

“不要。我覺得這樣很好??!沒有人打擾我們一家的生活,而且多彬喜歡和我在一起。”雅拉把長發理了理:“oppa,你說,我去燙卷發,好不好?”

“好啊。你做什么發型都好看。”始源從背后抱住她:“多彬就像你一樣,有一雙漂亮的大眼睛。”

雅拉臉微微紅了紅,握住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:“oppa,和你在一起,真的很幸福。”

“傻瓜。”始源在她臉上親了親:“早點睡吧,明天還要上課呢。”

“好。”雅拉跳上床,蓋好被子。

還沒來得及關燈,始源的手機就響了起來。

始源抱歉的看了一眼雅拉,拿起電話:“喂?”

“現在在干嗎?過來玩嗎?”

“在哪兒?”始源看了一眼雅拉。

“你不會已經和你的娃娃老婆關燈睡覺了吧?”話剛說完,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哄笑。

“我待會兒就過來,你們等一會兒啊。”始源掛斷電話,開始起身穿衣服。

“怎么了?”雅拉盤腿坐在被子里:“這么晚還要出去???”

“是啊,朋友們叫我去。你先睡吧。”始源下床。

“好吧,那你早點回來啊。”雅拉抱著他的脖子,在他臉上親了一口。

“嗯,你睡吧。”始源穿好外套。

“我睡啦。”雅拉蓋好被子,閉上了眼睛。

始源關上燈,離開了家。

始源一向都是非常有女性緣的,他的到場,引來了許多女生的關注,不少高挑性感的女人在他身邊環繞。

“果然還是帥哥受歡迎啊。”同事感嘆道。

始源笑著和他們打了招呼,坐下點了喝的。

“怎么樣?你舍得把你的老婆扔在家里,會不會心疼???”同事取笑著他。

“你們在胡說什么???難道結了婚就沒自由啦。”始源仰頭喝了一口酒。

“就是嘛,男人啊,就應該過得自由點!”同事舉起杯子:“來!我們不醉不歸!干杯!”

“干杯!”始源舉起杯子碰了碰。

夜生活對于他們來說,才剛剛開始。

始源喝的有點多,大概凌晨的時候,在朋友的幫助下,被塞進了計程車。他的身體沒有絲毫力氣,幾乎要倒下來。但很快又有人進了計程車,用身體撐住了他。汽車的空間很小,始源可以聞到那個人身上帶著誘惑的香水味。她的身體很柔軟,他靠著的□□的肩膀,皮膚也很光潔。始源動了動,找了更好的位置,沉沉的睡去。

“你好沉啊。”女生用盡全力將他弄出計程車,費力的掏出鑰匙,打開了門。

“雅拉……”始源抱住她。

女生把他扶到臥室,始源的身體陷入一個柔軟的大床里,他半醉半醒間,可以看到一個人影在晃動。

“雅拉……”始源伸手拉住那個人影。

“oppa,喝點水吧。”她被拉的一個不穩,水杯打翻在地,充滿彈性的黑色的卷發,鋪在始源的身上:“oppa,你喝多了啊。”

“你動作可真是快啊,這么快就燙頭發了啊。這樣很好啊,顯得有女人味多了。”他捉起一縷她的秀發,放在鼻尖。

“oppa喜歡嗎?”雅拉笑笑,她從不化妝,今天卻化了個很嫵媚的妝,長長的眼線,紅潤潤的唇。原本的兔乖乖睡裙,不知何時換成了性感而大方的蕾絲睡裙,稱得她兩條腿修長無比。

“喜歡……”始源勾住她的腰,吻上了她紅潤的唇。雅拉在夫妻生活上,從來都是很被動的。今天的她顯得很大方,她手指靈活的解開始源的襯衫,低下頭,在他結實的胸膛上一路吻下去……

“aba!起床啦!懶豬!”多彬坐在他肚子上,捏住他的鼻子。

始源皺著眉:“唔……多彬別吵,讓aba再睡一會兒。”

“aba羞羞羞,睡懶覺。”多彬繼續在他肚子上蹦來蹦去。

“多彬!”始源猛的起來,把她抱起來,放到地上:“讓aba再睡一會兒,好嗎?”

“多彬,不要吵aba。來,oma給你做了好吃的啊。”雅拉系著圍裙走進來,領走了多彬。

“aba這個大懶蟲!”多彬被牽了出去:“oma,我們不要理aba了。”

雅拉笑了笑:“快吃吧!待會兒oma送你去上學。”

始源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雅拉和多彬都已經離開了。鍋里煲著熱騰騰的白粥。

一連幾天,同事們都打電話叫始源出去。有時候始源會覺得不好意思,可又放不下這個面子,最終還是出去了。每次半醉半醒中,總會覺得雅拉特別的迷人,少不了纏綿一番。雅拉似乎只在晚上化妝,白天的時候,從來都是素面朝天。

就好像白天她是令人感覺親切的朝顏花,樸實純凈;到了晚上,仿佛一下子化身為夕顏花,驚人的綻放與眾不同的美,絢爛極致,妖艷絕倫。

“始源啊,我們很少看見你帶你的小妻子出來玩啊,這樣吧,今天叫她過來玩玩吧。”同事說道:“我們還從沒見過弟妹呢,只聽你說過還是個學生。”

“好的啊,你們等一下啊。”始源掏出手機,撥通了雅拉的電話。

半小時后,雅拉出現在大家面前,依舊是簡單的裙子,大波浪的卷發被綁成兩條麻花辮:“oppa,對不起啊,路上堵車。”

大家都很驚訝的看著雅拉,她很漂亮沒錯,可這樣的裝束出現在酒吧……

始源面子上有些掛不住,頗不滿的看著她:“你怎么穿成這樣就出來了?”

拉著她坐下,始源笑著解釋道:“她剛從學?;貋?。穿的學生氣了點。”

“怎么了?我平時都穿這些的啊。”雅拉扯了扯裙子。

“始源,好可愛??!”同事朝他擠擠眼睛。

始源看了她一眼,示意她別再說了,然后朝同事笑了笑,抬手喝了口酒。

“還是個小妹妹呢。”性感的女同事,穿著紅色的長裙,雙手搭在他肩上。

始源覺得自己很沒有面子,整個晚上和男同事說說笑笑,并沒有搭理身邊的雅拉。雅拉不知道自己做錯什么,只能捧了果汁一個人坐在一邊喝。

回家的路上,始源也是一聲不吭的。

“oppa……”雅拉怯怯的拉拉他的衣服:“是不是我說錯什么話了?一個晚上也不理我。”

“你怎么穿成這樣就來了?”始源終于無法忍受:“你知道你這樣讓我很沒面子嗎?!”

“這是我最漂亮的裙子了,哪里不好嗎?”雅拉有些委屈。

“你不是也有很成熟的衣服的嗎?還有,頭發干嘛編起來???放下來不是很性感嗎?”

雅拉咬住唇,淚光閃動,聲音哽咽:“以前……oppa最喜歡我這樣了……”

“人總是要變的,你現在已經結婚了,而且都有孩子了,別再這樣打扮了,好不好?”始源心煩的撐著頭。

這一個晚上,雅拉都很沉默,晚飯也沒吃幾口,眼睛一直紅紅的。等多彬睡著了,她在多彬旁邊守到了很晚,差不多一點多的時候才回了房間。她看著沉睡的始源,伸手摸了摸他的臉:“oppa,這樣的我,真的討厭了嗎?……”

雅拉俯下身,在他額上親了一下,轉過身對著窗戶,眼睛紅腫:“真的是這樣嗎?你能給他幸福嗎?”

她側著頭,似乎在聽誰說話。

半晌她點了點頭:“是的,我看到了,他喜歡你。”

雅拉低下頭,淚水不住的流了下來:“是的,我知道……可我不舍得離開他……還有多彬……”

再抬起頭時,她的眼神有些呆滯,她不住的朝窗戶點著頭,然后,慢慢的上了床,閉上眼睛沉沉睡去。

“不要!我不喜歡這樣!oma……”一大早外面就傳來多彬的抗議聲。

“怎么了?”始源拿著領帶走了出來。

“你這孩子怎么不懂事呢?oma是為了你好!快過來。”她轉過頭,面容精致,長長的大波浪如流水般披在身后,她穿了始源的襯衫,露出兩條白皙的腿:“oppa!你醒啦。”她跑過來,勾住始源的脖子親了一下。

始源呆了呆,這是雅拉嗎?看到坐在椅子上生氣的多彬,恍然想到自己為了什么出來:“哦……對了,多彬怎么了?”

“aba,多彬不喜歡穿這個,多彬喜歡小兔兔的衣服。”多彬指著桌子上的一身套裝,一看就知道是名牌,但多彬穿著會略顯老成。

“雅拉,多彬還小,你給她穿這個干嘛。多彬穿小兔子的衣服很可愛啊。”始源幫著多彬。

“明年就讀一年級了,這衣服不適合了。”雅拉不顧多彬的抗議,將衣服給她穿好。自己回了房間換了件衣服出來,雪紡,蕾絲,精致的妝容,嫵媚的眼線,比以往任何時候的她都更有魅力。

“雅拉,多彬還小,穿這些不合適。”始源覺得今天的雅拉很不一樣。

“沒關系的,看著看著就習慣的。”她拉住多彬的手,帶她出去:“我送多彬上學啦。晚上我有事,晚點回來啊。”

始源拿她沒辦法,點點頭:“小心點。多彬要乖乖聽oma的話,知道嗎?”

始源要上班的時候,才注意到鞋柜上放了一雙鮮紅的緞面繡鞋,上面一朵艷麗的牡丹花。始源看了看,以為是雅拉新買的鞋,沒有多注意就離開了家。

連著好多天,雅拉都很晚回家,每次回來都醉熏熏的,從前清麗的影子完全消失不見,剩下的,只有讓人窒息的嫵媚。

今天她又沒有早回家,時鐘已經指向了一點。

電話突然響起。

“喂?”始源接起電話。

“始源啊,是我。”同事小林的聲音壓得很低:”你能出來一趟嗎?我好像看見你老婆了,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,正被幾個男人糾纏著呢!”

“什么?!”始源吃驚的瞪大眼睛:“你有沒有看錯?雅拉怎么會和男人糾纏?”

“應該沒有看錯才對,臉是沒錯,可怎么變化那么大??!”

“在哪兒?我馬上過來。”始源邊接著電話,邊穿好外套。

“就在上次的酒吧里,你快來吧,他們大概快要走了。”

“你好討厭啊……”雅拉踩著細細的高跟鞋,半倚在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身上,旁邊還有幾個男人也圍著她:“小心我告訴我老公哦,他可是跆拳道四段,呵呵……”

“雅拉!”始源不敢相信的望著她:“你在這兒干嗎?”

“oppa……”雅拉看見他,想走過去,卻被那個男人扯住手腕。

“你是誰???嗯?”

始源皺著眉,一把拉過雅拉:“我是他老公!”

雅拉吃吃的笑著,顯然又喝醉了:“oppa,他們都是壞人,教訓他們……”

“切!老公?也有個先來后到吧?我先做他老公,然后才輪到你啊,排隊去!”

始源怒火中燒,一拳打了上去,幾個男人都是廢物,不一會全都趴下了。雅拉靠在墻上,點了枝煙,看熱鬧。

“給我回家??纯茨闶鞘裁礃幼?!”始源用力的拉扯著她。

“我怎么了?”雅拉笑得風情萬種,湊到他耳邊:“這不是oppa希望我變成的樣子嗎?那個傻丫頭,你不是不喜歡嗎?”

“雅拉,我只是叫你穿衣服成熟點,不是讓你變成這樣!”始源皺眉。

“難到你要我穿成這樣,然后再笑得一臉純情?你也太強人所難了吧?我可不管你喜歡不喜歡。我自己很喜歡這樣。”她掏出鏡子描繪口紅,嘴唇鮮艷如血。

“雅拉!給我回家!”始源把她塞進車子。

雅拉醉得不行,根本不跟他說話,回到家里只顧睡覺,還吐了一地。始源收拾好一切,剛迷迷糊糊睡了一會,就傳來多彬的尖叫:“?。?!”

“怎么了,多彬?”始源沖進女兒的房間。

“aba?。?!”多彬顯然受了很大的刺激,撲進他懷里不住的顫抖。

“怎么了,多彬?”始源抱著她,輕輕拍打著她:“aba在這兒,別怕,是不是做噩夢了?”

多彬用顫抖的手,指著自己的窗外:“o……oma……”

始源抱著她走向窗戶。

透過多彬的窗戶,可以清楚的看到,雅拉正搬著塊石頭,用力砸著什么,那團東西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,能看到它金色的毛皮。

始源放下多彬沖到了樓下:“雅拉,你在干嗎???你是不是瘋了!”

“讓你再朝我叫!我讓你叫!”她用力的砸著,似乎沒聽到始源的話:“現在……沒有任何人,任何事情,能阻止我們在一起了。”

她抬起頭,一臉的鮮血。

“雅拉!”始源拉起他,一巴掌甩了上去:“你瘋了嗎?!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些什么嗎?給我清醒點!”

“哈哈……”她大笑著:“我瘋了?你才瘋了!崔始源!從今天開始,你是我的了!她再也搶不走你!我把她好好的關起來了……哈哈……”

“她?她是誰?你在胡說什么???”——始源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么,不可思議的望著她。

她慢慢的走過去,摟住他的脖子,在他唇上落下一個吻:“她搶走了你,但我又把你搶回來了。你是我的……”

始源拉開她:“你瘋了,給我進去。”

“?。。。。?!”多彬在屋子里再次發出尖叫。

始源扔下她,沖進了屋子,這一切對他來說,仿佛就是個夢,一個太過于真實的夢:“怎么了,多彬?”

多彬驚恐的跌坐在地上,冰箱打開著,看到始源進來,一下子就撲到他懷里。

始源伸手,緩緩拉開半掩著的冰箱門……

冰箱的門筆直的打開了,始源像觸電似的抱著多彬,退后了幾步,驚恐的眼睛瞪的大大的……

冰箱里,雅拉被扭曲成一個不可思議的姿勢,黑色的發,像索命的海草般垂在面前。

“雅拉沒有告訴過你,她還有個雙胞胎妹妹叫雅羅嗎?”雅羅陰森的聲音在身后響起……

推薦閱讀:
上一篇:裸足的等待 下一篇:愛人
欧美在线a免费线上,国产在线男生视频亚洲,欧美 亚洲 中文 国产 综合,高清播放器